主页 > 新闻中心 > >> 正文
 
金属到电子网络
日期:[2016-10-11 13:58]   共阅[]次
  哈耶克在其1976年出版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中,向世人揭示了货币的历史及其应当私人化的未来走向。置身于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借助区块链算法的支撑,非国家货币正以一种电子虚拟代币的方式在现实中登场。比特币,就是其中较早的尝试之一。而其背后所蕴含的去中心化、价值连接、基于技术的契约模式等观念远远超出了金融领域的范畴。它潜藏着推进或是改变文明进程的巨大力量。
 
  而我们现在将沿着哈耶克的足迹从对货币的讨论开始,通过考察货币历史演变与核心内涵来思考其未来走向,以及将对我们整个生活方式带来的改变。
 
  贬值的历史:从硬币到纸币
 
  货币的产生,是基于人们的普遍认可而对原初直接物物交换进行取代。在西方,铸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的古希腊。吕底亚国王克罗伊萨斯进行了较早的官方铸币实践。这就开启了绝对权力与货币结合的历史进程。
 
  在罗马时期,对此铸造权的垄断被进一步确立,并由此逐步形成了“法定货币”(legal tender)。
 
  然而,哈耶克指出如果我们细致地考察一番政府与其所发行的法币之间的关系,就会消解对“法币神话”以及“价值强加”理论的迷信。哈耶克理论所基于的前提是认为货币是人类在实践交往中逐步自发形成的。最初要求政治权力与货币进行结合是因为在古代要制造出统一的、可辨别的货币有相当的技术难度,因而政府才有足够能力来完成这一任务。并且最初政府承担的任务并不是铸币,而仅仅是担保已发行货币的成色与重量。也就是说,政府只是货币的监护人而非创造者。但这一初始使命很快就不能满足不断强大的政府权力之需求。原因是后者发现铸造货币将会是有利可图的。这就不可避免地演化为政府对货币的强加控制。由此带来的好处包括两方面:首先是在政治上君主可以将自己的头像印在币上(例如罗马的皇帝们),由此来向人民宣告究竟谁才是他们的主人。借助货币的发行,世俗权力获得了重要的宣传途径。货币到哪里,就意味着王权能拓展到哪里。其次,铸币本身也被发现是可以渔利的。因为在最开始,就可以以铸币的刚性成本为由向人民先抽取一笔铸币税。随后,由于贪婪,政府往往又会通过降低货币成色但标注相同价值来欺骗民众。用合金替代纯金,其中产生的差额黄金就成了政府可观的灰色收入。这一趋势的极端表现就是纸币的诞生。换言之,是用极低成本的纸张来替代贵金属,从而使得金属含量降低为零。
 
  从这两重效果的叠加中不难看出,铸币权的本质是对中央政府或是王权的增强以及对普通人的变相剥削。这一过程当然不断地经受着来自人民的抵抗。公元前4世纪始,犬儒主义哲人第欧根尼就痛斥货币已经沦为了政客手中的骰子。在近代早期的意大利(尤其是在北部),神学家与法学家们严厉谴责日益恶化的劣币之风。当时那里虽然拥有最高的造币技术,却遍布着最低劣的货币。可此一大势却依旧是不可阻挡。哈耶克不禁感叹道:“从罗马到17世纪,铸币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贬值的历史。”
 
  而当纸币出现后,就如同在这一反应中加入了最恰当的催化剂。其本质不过是政府开给人民大量收据,它们意味着可以与某些贵金属进行兑换。可问题是它具有绝对的强制性,人民必须将此借条等价于贵金属本身。并且真的有人拿去兑换过吗?就性质而言,这是最彻底的垄断行为。若是不认同这种形态的货币,就被视为敌视政府本身。而政府以此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进行扩张,只要最后通过加印的方式来填补赤字即可。对于某些既得利益小团体而言,其利可想而知。在自由主义信徒哈耶克看来,潜在的强制已是无法容忍的,更别说它在现实中已经演变为了赤裸裸的奴役。如今,其最直接的表征就是通货膨胀。严重的通货膨胀是显而易见的灾难。而与多数经济学家不同,哈耶克认为温和的通货膨胀也同样有害的,因为它会不受控制地自动加速。理由是人们将自己去预期这个通货膨胀的程度,以至于若要持续产生激励作用,只能将这一预期不断扩大。这就会造成周期性的经济萧条与失业,继而构成对自由社会的严峻挑战。
【字体:   【背景色 -               关闭
上一篇:电子通信板块获加仓
下一篇:电子信息行业痛点
   相关文章
富士康爆料:iPhone 6s/6s [11-26]
标准以太网超低延迟网络 [01-04]
砌体工程施工安全技术要 [03-19]
广西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中 [04-22]
金属到电子网络 [10-11]
煤矿安全生产的技术服务 [04-29]
 
版权所有:古北电子技术工程有限公司